夏天是个收尸的好季节

作为一只加班狗,最大的爱好就是种个花养个草,缺阳光位已经不算大问题了,要命的是水土不服的新成员们如何安全度夏……

© 夏天是个收尸的好季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打油诗二则

丙申年正月二十,小酌,微醺,恰逢白熊有诗一联,余兴之所至,作打油诗一首赠坑友,谨表吾之深情。然余兴未消,忽忆某事,不吐不快,遂复作一则。余庸人一,牢骚太甚,惯以嬉笑自扰。虽文笔拙劣而自得其乐,或可比之张打油,然则何不乐耶!谨此二者,与君共勉之。

(一则)
我有一个坑,足丈千尺深。
闲时撒把土,忙时便不认。
可怜坑底魂,嗷嗷待吾更。
吾言催更人,若平何谓坑。
一坑天地震,二坑惊鬼神。
坑龄日渐长,自谓万坑王。
他日倒霉甚,忽忆此深坑。
自愧坑底魂,欲把此文更。
阅至拍案处,笔墨戛然止。
怒将作者找,才忆是己身。
提笔无从落,扶额叹无声。
妙笔可生花,坑人必自坑。
不信抬头看,苍天可饶人。
早知今日事,吾定不挖坑。
贝塔呵呵哒,赶快给我更!

(二则)
我有一西皮,深冷无人提,
太太三两只,文画四五题。
偶尔一新文,敲碗把人急,
努力挖些糖,间或看个逆。
此圈虽冷清,对家两相依。
是日忽熙攘,冷圈上热题,
新人涌进门,老人涕沾襟:
吾等北极圈,也有今日景,
虽为是非致,好过无问津。
热度仅三分,圈里复冷清。
冷清不清净,牢骚起诡心。
一出闲情戏,二折宫心计。
嘴皮上下翻,且听你扯淡,
渣贱看行情,太史泪满襟。
圈外看个趣,圈里狗闹鸡。
复又从头捋,俱乃贱人意。
真爱眼里观,不过滑稽戏。
西皮逆不逆,笔刀利不利,
三观都不正,全部是狗屁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