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是个收尸的好季节

作为一只加班狗,最大的爱好就是种个花养个草,缺阳光位已经不算大问题了,要命的是水土不服的新成员们如何安全度夏……

© 夏天是个收尸的好季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TSN]医生,我有病!(1)(ME)

配对:Mark/Eduardo
分级:PG
警告:单身汪写得很艰难
声明:他们不属于我
说明:某人(SYID黄暴小布丁)卖的梗,话说可能还真写得满5000……七夕生贺鬼节一起上吧,预计3章完,单身汪下去躺平了,祝愉快~

另外由于工作原因和准备些东西,其他更新暂缓Orz见谅

发生在本故事之后的DSD番外一则请戳☞这里或☞归类tag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. 

“恢复得很好,大概再有一周就能基本痊愈。不过之后也请尽量小心,毕竟在受伤部位真正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之前,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。”Saverin医生一边温声嘱咐,一边工整地书写病历。他将病历卡交还给病人,然后很有礼貌地和病人道别。

送走一位病人,Saverin医生收好病人的档案,简单收拾了下检查用的器材,休息片刻,接着就按了两下电铃告诉前台他可以接待下一位病人了。

没过两秒,Saverin医生诊室的门就被敲响。

“请进。”门几乎是压着Saverin医生的“进”字打开来。然后先是一头蓬松的卷毛出现在门边,接着小卷毛慢慢地挪动,一只穿着帽衫短裤脚踩凉拖的卷毛半低着头出现在Saverin医生的视野中。

“你好,”Saverin医生看了一眼电脑上同时传来的电子档案,“嗯,Zuckerberg先生……”

“Mark!”小卷毛突然抬起头打断他。

Saverin医生眨眨眼:“什么?”

“我叫Mark!”小卷毛——Mark说,他停了两秒,又补充道,“我是Zuckerberg,Mark Elliot Zuckerberg,他们都叫我Mark!”

“呃……你好,Mark,这边坐。”Saverin从善如流地改变了称呼,“那么,我是……”

“Eduardo Saverin!”Mark再一次打断他。

Saverin医生楞住了。

Mark好像有些手足无措——尽管他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他显然在试图补救:“我……我当然知道!我特地挂的你的门诊!你是巴西裔,今年32岁,生日是8月20号。你从哈佛毕业,医学博士,主攻创伤外科和骨科,但对其他诸如烧伤、整形、心外等也多有涉猎。你还喜欢亚洲美食和气象!”Mark抬起头,看到Saverin医生依旧一副呆愣的表情,终于意识到自己像个跟踪狂一样的糟糕表现,他有点懊恼地揪着自己的卷毛,“你很棒,所有人都这么说的……我……我是说,我可以叫你Eduardo吗?”

Saverin医生——Eduardo眨巴眨巴眼睛,然后漾开一个温暖的笑容:“当然可以,Mark。现在可以坐下,然后将病历和伤痛都交给我么?”

Mark像是瞬间被刷满状态一样精神焕发:“当然!”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,像个小学生那样,双手郑重地将病历卡递到Eduardo眼前。

Eduardo笑着同样用双手接过病历卡,快速翻阅了一下前面的病历,然后摊开到空白的一页。他双手十指交叉,手肘搁在桌面上,眨眨眼睛,问Mark:“那么,介意我看一下你的伤么,Mark?”

这次换Mark一副木愣愣的样子。

“Mark?”Eduardo又喊了他一声。

Mark打了个激灵,嘴巴张开,翕动了几下,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“Mark?你怎么了?”

Mark这才真正回了神,他搓着手,目光游移:“不,我……嗯……我走过来的时候脚扭了!”他说完就发现不对,只好继续欲盖弥彰,“我是说我本来是来……米粉!对面那家卖的像面条一样的东西是叫这个名字吧?总之我是去那家店的时候扭到了!”Mark像是生怕Eduardo不相信似的,立刻弯腰准备脱鞋,然后又默默地直起身——他忘了他是穿拖鞋来的!他尴尬地挪了挪屁股,把右脚从拖鞋里抽出来,踩在鞋面上。

“我推荐他们家的酸豆角,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,但是味道真的很不错,尤其适合配着大碗热气腾腾的米线一起吃。”Eduardo笑着挑挑眉,“他绝对值得你跑过大半个城市来品尝!”他把转椅转过去一点,然后微微弯下腰,双手扶着Mark的小腿抬起来,直到他的脚能够搁到他的大腿上。

“呃当然。”重心的改变让Mark的上半身往后仰靠在靠背上,他好像有点不太习惯,双手向后撑在椅子的两侧。他的头微微仰起,灰蓝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Eduardo。

Eduardo正认真地检查Mark的伤处,他一只手扶着Mark的小腿,另一只手在脚踝处换着角度轻捏:“如果疼的话就告诉我。”

Mark幅度很大地点头,刚点了两下又顿住,大概是想到对方可能看不到,于是又补上一句:“嗯,我知……嗷!”话说到一半,Mark差点就一声惨叫,不过即便如此,那一声叫唤还是要比他平时的语调和音量高上好几个度。这吓得Eduardo一下收回了在踝关节处揉捏的手——Mark对此很是懊恼:“抱歉是我反应有点夸张……呃,你再捏一捏看看?”

Eduardo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:“我想不用了,没有伤到骨头,红肿也不算严重。你可以先做个冰敷,24小时之后再热敷化开淤血。”他把Mark的脚放下去,提笔开始书写病历——Eduardo写得很认真,他总爱把字都写得足以让任何人都能清晰辨认,即便是生僻的医学名词。Mark的视线从他的侧脸滑落到笔尖,又自握着笔的修长手指,循着他细瘦匀称的手臂一路回到表情专注的侧脸。他看得出神,直到Eduardo将病历卡递到他的面前,Mark才如梦初醒。

“如果可以的话休息几天,不要给伤处增加负担,避免剧烈运动。很多人不注意,往往会导致脚踝习惯性的伤害。”

“好的,我哪儿也不去!我是说我可以在电脑前待一整天!”

Eduardo眨眨眼,看着Mark手忙脚乱地接过病历本,然后像是赌咒发誓一样地做保证,他一下子笑了出来:“不不,这样可不好,我只是希望你别给脚踝增加负担,可不是希望你将负担转移给眼睛、颈椎或者其他什么器官。”

“好……好的,我一定会注意!”Mark站起来和Eduardo告别,“我……那……明天见!”

“不不,你怎么能对医生说明天见呢!”Eduardo朝他做了个鬼脸,“祝你早日康复,最好永远也不要再见到医生!”

Mark眨眨眼睛,咬着下唇,好像有点不情愿的样子:“嗯……再见,E……Wardo。”他说完就准备离开,然而刚迈出去一步他就顿住了,并且听到身后传来的清脆的笑声——好吧,他忘了把右脚的拖鞋穿回去了!Mark揪着自己的卷毛,转身把拖鞋穿上,快步走出诊室。

“再见,Mark,记得走慢点。”

关上诊室的门前,他听到Eduardo这么说。


tbc.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33 )
  1. 科欧_r6o夏天是个收尸的好季节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