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是个收尸的好季节

作为一只加班狗,最大的爱好就是种个花养个草,缺阳光位已经不算大问题了,要命的是水土不服的新成员们如何安全度夏……

© 夏天是个收尸的好季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香菇,苔藓,牛肝菌

【手机不会@,总之谢谢苔藓布丁和我扯淡】 

精神病人/精神病人,主治医师/精神病人
↑感觉可以套很多cp,然后全都BE掉欧耶【揍。先写几个想到的片段场景试试,Stony、(TSN)DS、Spirk,3个CP(ME也想过,全程花朵傻笑话痨卷毛呆萌附和状)

Stony组:病人/病人
1.
Steve有一把黑伞,他经常打着它,告诉别人他是一朵香菇。经年累月,伞磨得掉了色,有些地方还有开裂。
这天他隔壁新来一个病人,穿着红色的雨衣,胸口有个发出蓝莹莹的光亮的东西。
Steve又向他自我介绍说,他是一朵香菇。
哪知那人说:“香菇只是一个统称,他们可以分为香蕈、冬菇和花菇。”他上下打量Steve,拍拍他几乎要把衣服撑破的胸膛,“你这么饱满,至少是一朵冬菇。”他又看了看Steve的伞,然后断言:“你的菌盖上有裂有花纹,所以你应该是一朵花菇!”
Steve觉得有道理,于是他说:“那我就是一朵花菇。”
然后又听那人自我介绍:“我是一片多边舌甲藻。听说过嘛?甲藻类是唯一会发光的藻类,在加州海岸有很多我的同类,我就来自马里布。”他敲了敲胸口发着蓝光的物体,“所以我会发光。”他又举起手腕露出一条带子,“上面写着Tony,所以我是一片叫做Tony的多边舌甲藻。”
Steve皱眉:“可是你大部分都是红色的……而且……”他嗫嚅着,“而且我是菌类可你是藻类。”
Tony觉得有道理,于是他说:“那我就是牛肝菌,菌盖是红色的。”
2.
Tony把Steve的伞修好,又用红蓝白三色的丙烯颜料把伞面涂成了同心圆和五角星的样子。他将伞还给Steve,并说:“你看,这样你就成了一朵独一无二的香菇。哪怕离得很远,我也能认出你。所以你就是我的,红蓝白的,独一无二的香菇。”
Steve接过伞,又拿起笔刷在Tony的雨衣上刷上几道明黄色:“你也是我的,独一无二的牛肝菌。我会在很远很远的地方,看到明亮的红色和黄色,我就知道那是你。”


DS组:病人/病人
Dustin有一顶帽子,黑色牛仔布,有水洗磨旧的痕迹——噢,已经无关紧要了,时间让它看起来更加破旧,边角彻底褪了色,有些地方磨出了小裂口、线头。但是没关系,这只是让Dustin从一朵香蕈变成一朵花菇——还是香菇不是么!
Sean坚持Dustin才不是花菇,充其量就是一朵磕破皮的冬菇——拜托,花菇的花纹是自然撑裂的,才不是磨破的呢!
Sean认为自己是黑藓科,他会指着绿色衣服上棕黄到棕黑的泥渍向其他人展示,并向对方侃侃而谈他的老家在喜马拉雅山上、靠近雪线的位置,有啮齿类和另一些小型草食动物做他的邻居。
Dustin对此不屑一顾:切,一个葫芦藓科也好意思装黑藓科!那一头生殖苞和配丝你以为每只花菇都是瞎的嘛?!
【Dustin望着说得天花乱坠的Sean,一个人嘿嘿地笑起来。幸好,只有他一只花菇是不瞎的,可以发现Sean这片葫芦藓】


Spirk组:医生/病人
Jim眨巴着水蓝色的大眼睛,问:“医生,你是香菇嘛?”
Spock:“我并不认为我和这种可食用菌类有任何相似之处。”
Jim大笑着企图撩起瓦肯人黑色的刘海:“菌盖这么瘪一定是香蕈啦!”
Spock并没有对他的行为表示什么异议,只是微微挑起一边的眉毛,问他:“那你呢?”
Jim严肃地瞪大了水汪汪的一双蓝眼睛:“当然是见手青!”随后又咧开嘴笑道,“一定要用油和大蒜煮透哟!要不然吃了可是会中毒的!”
【隔壁床的Bones坚持自己是个医生,总是跑去偷他的主治医生Uhura的白大褂和注射器,每次Uhura都一脸无奈地把骂骂咧咧的McCoy压回来。神奇的是,他从没有对病人用错药,搞得连部分来探病的家属也以为他是医生】

评论 ( 48 )
热度 ( 18 )